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徐长顺

欢迎亲爱滴编辑朋友前来选稿

 
 
 

日志

 
 
关于我

作家、阅读及作文老师,出版24本书(部分书的封面在相册), 《读者》、《青年文摘》等海内外三百多家报刊发表百万字小说、散文随笔、童话寓言、数千首诗,《公园草坪》获全国儿童诗优秀作品奖,另有数十篇获省以上作品奖,三十多篇作品选入《2005年网络散文诗精选》、《中国散文诗大系》、《2010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都会很难过  

2016-09-15 01:0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早晨,木木到了学校,和上楼的米红差点撞了个满怀。“你这是怎么走路的?”米红责怪地问。

“对不起!对了,米红,昨天晚上,我在长江路上,以为见到了皮皮,结果不是。”

米红盯着他的脸看,感到有点莫名其妙,问:“你不会有病吧,怎么跑到长江路?”

“你看我什么?我陪妈妈散步去的。”木木瞪了一眼米红。

米红摇了摇头:“这是一种幻觉,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幻觉?我头脑很清醒,他就在我前面走着,我只要再快一点就拉到他的手了。”木木自语着,又似和米红说。

“皮皮死了,他已经死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死了。你绝对不可能见到他。”

木木很难过地说:“我知道不可能,但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

“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米红还说,“朱笛也有过。”

“这是为什么呢?”

“还需要问?皮皮是我们的同学,他走了,大家很难过。”

“是的、是的,我很想他。”木木心里更加难过起来了。

“不说了,人死了,能被我们记起,他是幸福的。”

放晚学,木木和米红一起走,又开始说起皮皮。

他们一路走着,一路感慨着。经过一条很长很长的上坡路,他们走走停停,走了足足十分钟,后来干脆站在路边。

“米红,我们会死么?”

“你瞎想什么呢?”米红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皮皮不是突然就死了。”

“那是意外!”

木木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说:“我现在很想皮皮。”

“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他死了。”

“死了就不存在了。”

“人是不死的。”

“怎么还不明白?死了就不要去想。不然我们都会很难过。”

“你的心真狠!”

“不是心狠,是真的不能想。”

他们争执着,木木坚持认为米红不想皮皮。

米红却坚持说:“其实我也想他。一个生命,说没有就没有了。之前,我对死亡还不太理解。皮皮是我身边死去的第一个熟悉的人。”米红的声音突然就不那么甜美,木木能感觉到米红的心里也是难过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说了,我们走吧,再不走回家就晚了。”木木抬脚向前。

米红叹了一口气,说:“皮皮走了,我们都很怀念他,所以在街上看到和他相似的人,都以为是他。”

“什么时候才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知道!”米红的神情很严肃,木木从来没有见过米红这么严肃过。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