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徐长顺

欢迎亲爱滴编辑朋友前来选稿

 
 
 

日志

 
 
关于我

作家、阅读及作文老师,出版24本书(部分书的封面在相册), 《读者》、《青年文摘》等海内外三百多家报刊发表百万字小说、散文随笔、童话寓言、数千首诗,《公园草坪》获全国儿童诗优秀作品奖,另有数十篇获省以上作品奖,三十多篇作品选入《2005年网络散文诗精选》、《中国散文诗大系》、《2010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等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永远都在路上  

2017-02-14 16:0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永远都在路上——浅品徐长顺散文诗歌

海南青年作家协会姚仁磊

“我永远都在路上。不走行么?”这是诗人徐长顺诗歌《路上》的诗句。很简单,一个肯定和一个疑问,但我却因此而感动。理解一首诗歌是困难的,理解一个诗人无疑更加困难,这种障碍位于我和诗人之间的关系。对于诗人徐长顺,我大致可以可以用陌生来形容,最初接触诗人的诗歌是在我主持的一个论坛,当时他在论坛上发了一组散文诗,虽然我个人对于散文诗歌并无多大的接触,但在拜读完徐长顺的诗歌之后,我的心里充满了表达的欲望,为此简单地写了几段赏析性的文字。这是我和诗人徐长顺之间的第一次接触,也是和徐长顺诗歌的第一次接触。

对于诗歌,尤其是散文诗歌,其实我并无多大的发言权,因为我本人在这方面缺少这方面的创作经验。此次,诗人徐长顺再次结集出版他的散文诗歌,并邀请我为他的诗集写点东西,为此我感到荣幸。对于每个诗人,我的心中总是充满了敬意并且敬畏。在当代这个日渐浮躁的社会,诗人尽管多,但真正能够坚持清寡的诗歌创作的人实在太少。诗人徐长顺就是这少数人之一。这点我们从诗人的诗作中也可以略窥一二。

前面我说到,我和诗人之间的接触并不是很深,对于诗人的创作我也是比较陌生。至少我不清楚诗人的创作背景以及诗人的开始创作的时间,而这点对于写好一个诗歌评论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在缺失这种背景的情况下,我只能从诗人发过来的诗集及诗人的文字之中寻找答案,但这显然是比较困难的。

仔细研读了诗人的诗作之后,我发现如果我单方面从散文诗歌的特性来解读诗人的诗作,这将犯下某种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知道,散文诗之所以从诗歌和散文之间独立出来,便是由于散文诗本身的一些特点。散文贵情,而现代诗歌发展到今天,情感的东西逐渐被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所替代。因此,散文诗作为游离在诗歌和散文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文体,我们在解读之时,更见必须考虑到各因素的影响。最初,我曾轻率地以为解读一首散文诗歌时,我只用把握其中情感的部分便已足够了,但在我阅读徐长顺的诗歌之时,我发现错了。在这本诗人即将结集出版的诗作之中,我不能简单以情感来分析诗人的诗作。我曾言道,徐长顺的散文诗歌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他充分把握了散文诗创作的真谛。时至今日,我依然这般认为。对此,我们可以从诗人的诗作之中发现:

真正读懂世界的是爷爷,他每天晒太阳。

真正珍惜太阳的是女儿,走出无奈,走出坎坷,寻觅自己的岸,愿走遍世界。所有的朝气,不再左顾右盼,等老了的时候,随便拾起一串回忆,也有微笑。

爷爷说,你明白我每天晒太阳,有滋有味的感受了吧!

老了的爷爷,读着太阳,写了许多温暖之诗,他的孙女时常读着,那可是力之源。

--徐长顺《爷爷》

这首《爷爷》,诗人从身边的亲人切入,显然我们可以简单地认为诗人将在他的诗歌中表达一种爷孙之间的亲情,但如此一来,诗歌将不能得到拓展和延伸。在乡村,冬天里时常可以看见这样一种景象,老人们坐在某个向阳的墙角下晒着太阳、聊聊家常或往事。我一直这么认为,老人们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天冷而为身体寻求温暖,而是在晾晒他们收藏的回忆。“真正读懂世界的是爷爷,他每天晒太阳。”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老人们把他们的财富在阳光之下展开、温暖之后,再传给他们的儿辈、孙辈。这就是他们的幸福,因此,“爷爷说,你明白我每天晒太阳,有滋有味的感受了吧!”。也如诗人最后说“老了的爷爷,读着太阳,写了许多温暖之诗,他的孙女时常读着,那可是力之源。”

空屋子,没有人住。

许多人看了一眼,为了健康,又去寻找。

诗人知道,住了进去,走过的人会说,诗人的脑袋有问题。

阳光制造一千种想象,诗人在空屋子住下,住进陈旧的岁月,浪漫,富裕成了诗人的叹息,阳光的一种想象,如水流成诗人的一条航线。

空屋子,诗人解缆……

--徐长顺《空屋》

如法国诗人彼埃尔·勒韦迪尔在《春天的虚空》中所写“路过时仅只一次我在这个洞前/俯下头”,诗人住进了“空屋子”。从而住进了“陈旧的岁月”,而诗人也知道“住了进去,走过的人会说,诗人的脑袋有问题。”但对于诗人来说,这重要吗?显然,我们根本不用怀疑。

我永远都在路上。

不走行么?

为了生存,人的追求有时很单纯,不一定如书上所说:每个人必须有远大的目标。当我把命运交给了双脚,吞没我的不再是远方的风沙。

有一天,想了太多,累一个劲试图击倒着身躯。远远望去,必须前行。

翅膀上驮着的是金色的阳光,鸟飞翔,能唤起人的勇气,跳下山的溪,匆匆忙忙,一刻也不停下来,人挣扎着也要向前。

闯荡世界的人们,已不再沉浸在自己的劳作之中,一心将闪光的诗篇撒向四方,我们怀抱着温暖。

人不只为了生存,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永远在路上,把自己奉献给明天。

--徐长顺《路上》

“我永远都在路上。不走行吗?”这是徐长顺作为一个诗人的自觉,因此我为之感动。但诗人同时又是一个社会的人,因此接下来的诗人用他个人的经历以及对生活与世界的感知,在简单的文字中简单地阐述了一段清晰明了的人生哲理。作为一个读者,阅读这样的诗歌我感到加倍的愉悦。我始终如此认为,对于诗歌而言,语言相对于诗歌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从细小的平凡中找到崇高的伟大,始终是我追求的目标之一,而诗人徐长顺显然已经达到了。

以上的这些也许这并不是诗人最好的诗作,我只是从诗人的诗集中随意挑选了几个我认为比较能凸现诗人创作面貌的作品。站在诗人的作品之前,我很难简单地把它归结为几个部分:或者抒情、或者叙事、或者思辨,他们是个整体,他们统一在诗人这个个体之中。他的诗歌充满了对美的赞赏、对人生的感悟以及对于理想的某种憧憬。并且诗人成功地把这些有机地融进了他的诗歌之中。有人说:凡事皆可入诗。又有人表示否定。当然对于诗歌来说,是存在着适合和更加适合的说法。而对于诗人来说则必须在这适合和更加适合之间进行选择,有人成功了,也有人失败了。徐长顺属于前者。

终点作为一种梦想,踏过去,多么悲壮的幸福。

这时,才懂得了终点是一种感觉,它是无声的召唤,它是抵达的一个驿站,它是一次轻松的散步。

这时,才发觉动力的故乡,动力的前沿,幻化之后便是诗,飞翔和坠落均在瞬间。

这时,微微迷醉心却清醒,无限延展的生命,会让我们渐忘自身,掌声已经过去,鲜花已经淡忘,理解永远的地平线,诞生于我们脚下,仰望另一个世界的消息,穿过时空。

--徐长顺《终点》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